• 手機閱讀本書

    掃描二維碼,直接手機閱讀

查看目錄

第五百一十章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重生之先聲奪人章節目錄,按 ←鍵 返回上一章, 按 →鍵 進入下一章。
    孫建濤的車連停車場都沒進去,直接在央視大樓外的馬路旁就停了下來。

    王嵐帶著林淼從車上下來,跟孫建濤揮揮手,連多說半句話的時間都沒有,就匆匆忙忙直奔大樓大門而去。她滿頭汗地跑進樓內,《對話》欄目早就有人在入口門禁旁等著,一眼見到抱著幼兒園小朋友跑進來的王嵐,雖然根本不認識,但還是很確信地馬上迎上去,笑著歡迎道:“王處您好,我是《對話》欄目的編導,請跟我來吧。”

    被人叫了好多年“王部長”的王嵐,在京城地界上,很自然地就接受了自己只不過是個處級干部的事實,官僚思想被洗滌得干干凈凈,哪怕只是面對央視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員,都不停虛心地道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今天時間太趕,來晚了。”

    林淼就完全沒王嵐那么大的壓力,看一眼手表,很淡定地說道:“還有一分鐘。”

    帶路的編導也笑著道:“王處,您放松。我們節目是錄播,不是直播。晚幾分鐘不要緊的。”

    王嵐聽對方這么說,才稍微松了口氣。

    她頭一回單槍匹馬面對央視這種頂級媒體單位,確實有點輕微的應激障礙。如果來的是一大群人,可能就不會這么緊張。跟著對方快步進了電梯,電梯門一關上,王嵐就有點脫力地把林淼放了下來。精神太過緊張,連體力都消耗得飛快,實在是有點抱不住了。

    林淼往電梯的墻面一靠,打了個大大的瞌睡,不過雖然身體又累又困,但還是保持了及格線以上的清醒,先問了個很重要的問題:“阿姨,我的出場費是多少錢啊?”

    “出場費?”這位編導為了今天下午的這檔節目,整個早上都在臺里臺外、上上下下地跑來跑去,雖然中午吃飯的時候,隔著老遠從幾個同事嘴里聽說林淼在今天的某個頒獎儀式上表現得相當震撼人心,英語說得跟母語似的,可顯然還是沒真的太放在心上。

    像他們這群見多識廣的央視編導,每天接觸的都是來自全國各行業的頂尖人才,偶爾還會遇上國際級別的頂尖大拿。所以面對一個能說幾句英文的“神童”,電梯里的這位編導同志,最多也就是將林淼歸類于“英語天賦不錯而且搞不好小時候還在國外待過”的“家庭條件較好的早熟小孩”。這跟看人的眼光沒太大關系,完全就是長期沉浸在某個環境中,所養成的傲慢與偏見——不過話說回來,其實今天這個節目,本來也就有著輕微的立場預設。

    一個八歲的小孩子,拿獎歸拿獎,國家各個機構承認歸承認,甚至之前帶頭搞出事端的《曲江南都報》都發聲明道歉了,但這依然擋不住一些明明屁都不知道,卻自認為洞悉世事的人,在“神童造假”這件事情上繼續保持自己堅定的立場,繼續質疑“神童”成色的真實性。

    所以今天的這期《對話》節目,與其說是邀請,倒不如講是請君入甕更為確切。

    顯然哪怕貴為全國第一的單位,一旦有了業績考核上的要求,就總會有個別立功心切的小領導會踩著鋼絲線,動一些對公眾或者個人不太負責人的小心思。而這中間的“度”,無非就是不在鏡頭中直接表現自己的立場而已。對于央視級別的節目組來說,顯然難度并不算大。

    “你覺得多少出場費合適啊?”自認中立的編導,出于顯然已經有觀點偏向的心態,在電梯里就憋不住要試探林淼一下。她帶著十足的和藹,眼里帶著明顯的審視的目光,居高臨下地觀察著面前的小孩,希望能從林淼的只言片語中,收獲一點自己想要得到的證據。

    可惜,她找錯了對象。

    “哦?!”林淼突然大叫一聲,把昏昏沉沉的王嵐都叫得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王嵐望向林淼,只見林淼一臉振奮,對著編導說道,“你的意思是,多少錢隨便我要是吧?阿姨,你說話算不算數啊?真金白銀的事情可不能開玩笑的!我這個人膽子一貫不大,但人在錢前面就很難再說自己是個人,跟膽子大不大就沒關系了。你要這么不客氣,那我也不跟你客氣!出場費十萬不嫌多,一萬不嫌少,咱們初次見面我不為難你,劃個區間你自己選好不好?”

    編導同志都被林淼嚇傻了。

    什么叫十萬不嫌多,一萬不嫌少?

    一萬哪里少了!?

    再說我們這里可是央視啊!多少人想倒貼來錄個節目都還休想呢!就算那些國寶級的藝術家過來一趟,最多也就千把塊的補貼,你個小屁孩哪兒就有那么大的臉,張嘴就敢要一萬?

    王嵐見林淼把電視臺的同志搞蒙了,趕緊捂住林淼的嘴,連忙道歉道:“不好意思,孩子今天有點興奮,平時不會這么亂說話的……”

    編導同志笑了笑,對剛才那個出場費的問題居然就直接跳過了,細聲細氣道:“沒事,孩子第一次來這種級別的電視臺錄節目,稍微興奮過頭是難免的,待會兒注意就好了。”

    王嵐這才放開林淼,低下頭來略顯嚴肅地說道:“淼淼,聽到了沒?等下錄節目的時候,一定要掌握好分寸知不知道?”

    得,又是個胳膊肘往外拐的。

    林淼在心里頭對王嵐的反應翻了個白眼,暗暗腹誹怪不得她年紀比張開大四五歲,卻被張開爬到頭上去。就這內戰內行,對外慫瓜的格局,市領導能信得過嗎?虧他早上那么給王嵐爭臉,這才過了2個小時呢,形勢稍微一變,這位王阿姨居然就不認人了。林淼對王嵐有了點新的認識,眼見是不能再隨便放飛自我了,肚子里還有幾句沒說完的話,干脆也咽了下去。

    “嗯……”林淼敷衍道點著頭,心想等回家后就得跟老林講講,王嵐究竟是個什么人。免得以后合作太深,哪天王嵐抱上更粗的大腿,就把他們爺兒倆給賣了。

    編導見林淼服管,臉上露出勝利者的微笑。

    不過該政治正確還是要政治正確的,她笑著摸摸林淼的頭,鼓勵的樣子道:“小朋友,沒關系的,我們的節目就是聊天。待會兒主持人阿姨問你什么,你就只管放心回答就好。”

    林淼用前世養成的良好習慣,每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就先用最不堪的陰暗心理,去揣度一切他人主動遞過來的善意。他認真盯著面前編導老姑娘的笑臉,越看越覺得假,隨即就本能地提高警惕,不再隨便逼逼,只是最簡單地應了聲:“哦。”

    就在這時,電梯叮的一聲,門開了。

    門外的走廊里一片忙碌,到處都是拿著稿件或者設備奔跑的人。編導帶著林淼和王嵐,在樓層內七拐八拐地穿梭了片刻,最后帶著兩人,走進了一個跟早上那個巨型演播廳根本沒法比的小演播室。林淼走進來的時候,演播室里已然坐滿了人。頭發燙得很蓬松,穿了件粉紅色西服的漂亮主持人,就坐在鏡頭前。在她身旁的小舞臺上,有個小型階梯座椅,坐了三排穿著打扮隨隨便便,也不知道是現場觀眾還是群眾演員的人。老老少少、男女老幼都有。

    林淼和王嵐進來后,王嵐和女主持人握了下手,寒暄兩句,就被安排到了階梯座椅的最前排。

    演播室內的工作人員又搬上來一張椅子,放在主持人跟前,隨后顯得有點故意地,把林淼抱上了椅子。林淼不以為意,還踢了踢懸空的腿,習慣性賣個萌。

    邊上的觀眾見狀,集體發出了一陣笑聲。

    林淼聽得出來,這笑聲并不友好。

    很明顯就是帶著某種目的來的。

    “小朋友,準備好了嗎?可以開始了沒?”主持人笑著問林淼。

    林淼環顧四周,眼見唯一的自己人王嵐都叛變了,不禁有點說不準這會兒的自己,到底是劉邦赴了鴻門宴,還是關云長單刀赴會。不過看主持人蠢蠢欲動的狀態,三百刀斧手是肯定準備妥當了,指不定現在就在等那一聲號令,沖出來將他群毆致死。

    只是眼下這個情況,就算發現不對頭,也已經騎虎難下,想走也走不了了。林淼只能并不報多大希望地暗暗祈禱,最好是自己想多了,今天這些人都是來夸他的,而不是來害他的。

    怎么說這里也是國家首都。

    人均素質這么高的地方,社會和人心肯定都是美好的啊!

    “嗯。”林淼神色平靜地點了下頭。

    既不裝慫,也不虛張聲勢。

    反正馬上就要摘面具,裝什么都沒意義。

    主持人聞言,笑著朝導播一點頭,現場不同機位的攝影機,同時啟動。

    “各位電視機前的觀眾,還有各位今天來到現場的觀眾大家好,歡迎大家收看這一期的《對話》節目。最近一個月,咱們國內有一家知名媒體,對東甌市的一位特殊的孩子,進行了大篇幅的報道。這個孩子跟咱們國內絕大多數普通孩子一樣,去年6周歲時上了小學。但神奇是,這位在正常年齡入學的孩子,卻在入學之后,馬上就展現出了遠超他實際年齡的水平。短短一年之內,他先后跳級到三年級、五年級和六年級,并順利從小學畢業。

    不但如此,這個神奇的孩子,還屢屢獲得東甌市、曲江省乃至全國級別的各項小學競賽大獎。為此,刊登了數篇報道,對這位孩子所取得成績發出質疑的知名媒體,甚至不得不發表聲明致歉。說到這里,我想各位觀眾一定也已經猜到,我們今天這期節目的主角是誰了?讓我們用掌聲歡迎,來自東甌市的神童,林淼小朋友!”

    “啪啪啪啪啪……”

    現場一陣整齊但不熱烈的掌聲響起,又很快停下。

    鏡頭廣角放大,對準整個舞臺,將林淼和現場觀眾全都包括進去。

    主持人笑著歡迎林淼道:“林淼同學你好,歡迎作客我們的節目。”

    林淼點點頭,中規中矩:“謝謝阿姨,我也榮譽能來參加你們的節目。”

    主持人笑著問:“我剛才對你的……生平介紹,你有什么要補充的嗎?”

    林淼想了想,搖頭道:“沒有補充,但是有個地方要說明一下。我不是跳級到小學三年級,我是入學的時候,就直接上了三年級。”

    “那也是跳級!”觀眾席上,立馬蹦出一個鏗鏘有力的聲音。

    主持人馬上一轉頭,笑道:“誒,現場觀眾好像有話要說。”

    不用主持人提醒,一個工作人員就把話筒遞了過去。

    話筒在觀眾中間傳了一下,一個穿著不合身的西服,頭發兩邊較多但中間極少,頂著明顯212發型的四十來歲的中年人拿到話筒,站起來后,立馬另一只跟手帕金森發作似的,指著林淼不停地抖動,用莫名憤慨的口吻,聲音嘹亮道:“小朋友!你聽好了,主持人剛才說得沒錯!是你的表達,或者說,是你的理解本身就錯了!入學馬上讀三年級,那也是跳級!是從一年級跳到三年級!這是事實!你不能否認!你不能因為你沒讀過一年級,就否認你跳過了一年級!這個簡單的邏輯,我怕你不懂,今天就在這里,鄭重地再教你一次!”

    林淼心里呵呵了。

    好歹是央視的節目啊,就請這種憨憨來當現場觀眾?

    林淼咧咧嘴。

    主持人問道:“對這個叔叔說的話,你有什么想回答的嗎?”

    “沒有。”林淼笑了笑,“虛心接受。”

    觀眾臺上那個咄咄逼人的212選手露出微笑,繼續拿著話筒道:“誒,這就是對了,虛心接受才是好孩子嘛!”說完拿著話筒,坐了回去。

    坐下去后,居然和身邊的人擊了個掌。

    好嘛,憨憨集中營……

    林淼有點回想起來,這節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貌似某位八零后大佬,也在剛成名的時候,在這個節目上被一群臭魚爛蝦懟過吧。

    某個宣稱QQ才是大人的世界的麻花辮阿姨,他印象還挺深刻的。

    不過在當時那個年代,貌似說“QQ才是大人的世界”,也算不得什么錯誤,無非是每個人看世界的角度和認識水方式在差異,有一說一,沒什么好嘲諷的。

    只是今天這個現場環境,貌似比大佬當年所面對的,還要兇殘一些啊。一群擼絲兒扎堆聚到央視的演播室里,舉著正義大旗,圍毆一個八歲的幼童,你們真的是認真的嗎?

    林淼心里有點小哆嗦了一下,沒什么太好的招。

    只能見招拆招了……

    “林淼小朋友,能跟我們說說,你連續跳級的,在一年內讀完小學的課程,中間還拿了那么多獎,這里頭有什么小秘密或者小訣竅嗎?”主持人繼續笑容春風拂面。

    林淼想了想,說道:“努力,認真。”

    “還有呢?”

    “沒了。”

    “不可能!”剛才說話的212又跳了起來,激情澎湃地大喊,“能拿這么多獎,最起碼必須要經過最基礎的項目或者學科培訓,你不可能光憑努力和認真,就無中生有地拿獎!這個說法是不科學的,是嚴重違背常理的!我要對你提出質疑!”

    主持人望向林淼:“你有什么想說的嗎?”

    “有。”林淼面無表情道,“那我再補充一下好了,我是認真又努力地,通過最基礎的項目和學科培訓,然后順利小學畢業,順便拿了幾個獎。”

    “嘿……你這個孩子!態度很不端正啊!”212憤怒了,一副要擼袖子打人的樣子。

    主持人忙笑道:“這位先生好像對林淼小朋友的事情太上心了,不如先把話筒交給其他人,看看其他人還有沒有別的想法好不好?”

    212被拉了下去,話筒被傳到第二排一個戴著金絲眼鏡,骨瘦如柴的中年男人手里,金絲排骨男聲音低沉,語速有點慢地說道:“林淼同學,我希望你能誠實地回答我幾個問題。第一,你的作文,真的全都是你自己寫的嗎?第二,請你告訴我,路程、速度和時間的問題,最核心的解題思路是什么。第三,我剛才過來的時候聽說,你剛剛同時拿到了全國優秀小學生和全國優秀少先隊員的稱號,但據我所知,就算是首都最優秀的小學生,也從來沒有同時拿到過這兩個稱號的。我想知道,在你的家庭中,有沒有級別比較高的領導。請你回答我,謝謝。”

    林淼都還沒回答,現場就先響起了一片掌聲。

    主持人望向林淼,微笑道:“林淼小朋友,打算回答嗎?”

    林淼笑了笑,先看王嵐一眼。

    王嵐微微皺眉,仿佛是在想辦法,但顯然沒辦法。

    “在我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能先反問一下,今天來到現場的各位叔叔阿姨,你們當中有多少人,是因為抱著對我成績的懷疑,才來參加這個節目的?懷疑我的叔叔阿姨,請舉手讓我看一下可以嗎?”林淼轉頭問階梯臺階上的觀眾們道。

    現場觀眾互相看了看,慢慢舉起手來。

    不一會兒,居然除了王嵐之外,所有人全都舉起了手。

    林淼笑道:“看來今天是進賊窩了。”

    主持人跟著哈哈笑了笑。

    剛才提問的金絲排骨男沉聲道:“小朋友,你不要急著賊喊捉賊。我們是出于關心和愛護你的目的,才過來參加這個節目的。質疑你,也是想幫助你在這里澄清問題。你這個叛逆心理,我覺得很幼稚。但是鑒于你的年齡,我完全可以理解你的幼稚。”

    主持人開始來勁了,煽風點火道:“林淼,這個叔叔說你幼稚,你不打算反駁一下嗎?”

    “不值得反駁。”林淼從椅子上跳下來,轉過身,面向眾人道,“那我再反問大家一個問題,你們既然是抱著對我的懷疑來的,那么請問你們,今天是更希望看到一個靠真材實料坐到這里來的我,還是一個靠投機取巧坐到這里來的我?更直白地講,你們從內心深處,是更希望在這里揭穿我所謂造假的事實,還是更希望看到我洗清這個嫌疑?”

    觀眾臺上的人,安靜了片刻。

    金絲排骨男明顯言不由衷地說道:“當然是希望看到你能洗清嫌疑。”

    林淼微笑道:“請問叔叔是從事什么職業的?”

    金絲排骨男道:“我是一個普通的貨車司機。”

    林淼有些意外,又問剛才的212選手道:“那位叔叔呢?”

    212站起來,伸手接受話筒,更正氣凜然道:“問得好!我是一名初中數學老師!我為了今天的節目,還特地帶了兩套試卷過來。我可以通過這兩套試卷,現場判斷你的數學水平!”

    林淼啞然失笑,不禁搖頭:“這位老師,說實話,其實我挺不理解你這種行為的。判斷我數學水平的方法那么多,你為什么只相信你自己給我帶的這兩套試卷呢?我們東甌市那么多教育機構給出的證明,難道還不如你這兩張試卷更有說服力嗎?”

    “當然!”212選手滿臉的義正詞嚴,“我實話實說,我就是不相信你有這樣的水平!我也不能完全相信,你們地方上沒有給你開作弊的綠燈!你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爸是林國榮,是全國知名的作家,同時也還是你們地方上的領導干部!你也不要覺得《曲江南都報》發聲明道歉了,我就一定會相信《曲江南都報》是出于自愿的!你生在這樣一個家庭,你生來就含著金鑰匙,你一出生就贏在了起跑線上,但是人的貪欲是無止境的,誰知道你的家庭,為你提供了多少幫助。你們地方上給出的證明,全都不足信!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212老師說完,全場觀眾熱烈鼓掌。

    林淼靜靜看著這群人,等他們掌聲漸止,才微笑著,慢慢說道:“好,老師的意思我明白了。這位老師帶來的這兩套試卷,我當然可以做。當著你的面做,沒問題。你們問我的問題,在今天的節目錄制時間之內,我也當然可以全部回答。不過在做題之前,我不能最后再向這位數學老師,請教一個數學問題?”

    “當然可以。”212滿眼自信的光,“只要你問的是正常的問題,我都可以回答你!”

    “好的。”林淼道,“請問這位老師,如果全國十一億人,每個人給你一塊錢,總共就是十一億元,但必須等到這筆錢全部到賬,你才可以使用。這筆錢,你接受嗎?”

    問題問完,滿屋子的人面面相覷。

    212選手愣了幾秒,嚷嚷起來:“你這算什么數學問題?沒有題干,沒有提問,接不接受算什么問題?白送我那么多錢的話,我當然要啊!”

    “對啊!”主持人看起來很開心地笑道,“林淼同學這個問題,是不是還沒問完啊?”

    “已經問完了。”林淼道,“不過看來在座的各位,全都沒看出這個問題的隱含條件是什么。”

    “有什么隱含條件?”212選手不服道。

    林淼緩緩道:“全國11億人,每個人給你一塊錢。我按每秒鐘收一塊錢計算,一分鐘能收60元,一小時能收3600元,一天大概是八萬六,一年哪怕有400天,一年也就3400萬,計算你不吃不喝,十年才能收到3.4億,收滿11個億,至少三十年。請問這位老師,今年貴庚?”

    212先是一怔,但隨即就用堅定的口吻回答道:“我今年42歲,怎么了?三十年后我也才72歲呢!有那么多錢,我活到一百歲都不成問題!”

    現場一陣笑聲。

    林淼突然抬高嗓門,笑道:“對咯!你不吃不喝,每秒鐘白拿一塊錢,也要花整整三十年的時間,才能跟全國11億人接觸一遍。你們為什么就不能再換個角度想一想,像你們這樣質疑我的人,哪怕全國只有100萬個,如果我非得挨個地向每一個質疑我的人,做一次自我證明,我每天都做一張卷子,我得做到哪一年才能做完?主持人姐姐可以幫忙算一下嗎?”

    主持人還真接話道:“可以,我拿個計算器算一下啊!”

    “不用算了!開玩笑的!100萬張卷子,我絕對做到壽終正寢也做不完。”林淼直接打斷這個裝傻的主持人。

    這時212選手又大喊起來:“你不要偷換概念!你今天在這里做完兩張試卷,那就全國人民都看到了!你哪里需要做那么多?”

    林淼反問道:“那請問這位老師,你怎么向全國人民證明,你沒有和我串通?”

    “我……我怎么可能和你串通!?”212選手像是蒙受了天大的冤屈,一大攤口水,居然越過臺階,肉眼可見地噴到了林淼跟前半米的地板上,嚇得林淼后退一步的同時,話筒也因為他的喊聲太過激烈,而發出了一陣刺耳的長鳴聲:“嗡——!”

    全場人不約而同,統一捂住耳朵。

    但等鳴叫聲一過,212立馬就接著喊道:“這里的所有人都可以給我作證!我怎么可能跟你串通!你個小孩子,不要信口雌黃、亂潑臟水!我不是那樣的人!”

    “行行行……”林淼挖了挖耳朵,受不了道,“我就當你沒跟我串通,那你怎么證明,現場的這些人,每個人都有資格證明你沒跟我串通?而且你又怎么知道,他們不但有資格證明你沒跟我串通,也同時沒跟我串通過?你怎么保證你這支隊伍絕對的純潔性?還有他們每個人,又怎么自證沒收過我和我爸或者東甌市各單位的好處,證明自己是有資格給你作證的?”

    林淼一連串地問出來。

    212崩潰了,跳下臺來,跑到林淼跟前吐唾沫道:“你這是胡攪蠻纏!你就是根攪屎棍!”

    林淼敏捷地閃開212選手的飛沫,退到一邊大喊:“如果我是攪屎棍,那你們是什么?”

    現場眾人立馬就激動了,紛紛指責起林淼來。

    “這孩子怎么這么亂說話?”

    “太沒禮貌了啊!”

    “一點都不懂尊重人,這算哪門子優秀少先隊員?還不如我兒子呢!”

    現場一片混亂,王嵐忙對林淼喊道:“淼淼!不要亂說話!這里是央視!”

    林淼呵呵一笑。

    臺下幾個編導,急忙跑上臺去,安撫半天,才把現場觀眾穩下來。

    212和其他觀眾們氣急敗壞地坐下。

    場面都穩定了,主持人才打圓場道:“哈哈,大家的辯論,有點白熱化啊。那么接下來,我還有個問題……”

    “稍等一下。”林淼突然打斷道,“阿姨,我的話還沒說完。”

    王嵐在場下忙給林淼使眼色,林淼卻完全當沒看見,死揪著問一口氣還沒咽下去的212道:“這位老師,你剛才說這里是央視,我只要在電視機前當著全國人的面,做一下你交給我的那兩張試卷,我就完成了自證,是這個意思嗎?”

    212急赤白臉地瞪著林淼,很擔心林淼還有后招,猶豫了半天才滿心不服地回答道:“是!”

    林淼不著急,又問:“那所以你的意思其實是,因為央視是國家機構,所以它具備資質,可以用來證明我的真假,是這樣嗎?”

    “不是!”212馬上機警地回答道,“還需要我親眼驗證!”

    林淼笑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不是經過里親自驗證的東西,你都是可以質疑的?”

    212斬釘截鐵地回答:“對!”

    林淼追問:“那政策呢?那么多政策在制定的過程中,也都需要你點頭嗎?”

    212頓時又激動了:“你這是強詞奪理!”

    “老師,你先別著急激動,我還有更重要的話沒說完。”林淼不管212選手,自顧自道,“今天早上我除了拿了全國優秀少先隊員和全國優秀小學生兩個獎,還拿了一個全國十佳少年先鋒的稱號。這個稱號是在所有今天從全國各地過來領獎的同學中選出的,評選方是團中央和國家教委,一共只有十個名額,我是其中之一。請問這位老師,你現在是不是需要質疑一下,這兩個單位的在評選過程中的公正性?畢竟他們既給我頒了獎,又沒經過您的同意,這樣罪過真的很大啊。”

    現場主持人一聽,這下終于慌了。

    再錄下去可就是節目事故了!

    可后臺的導演正要喊停,演播室卻突然走進幾個人,制止了他,饒有興趣地看起來了這場大戲。導演沒辦法,只能聽之任之,一邊讓導播提醒主持人,趕緊維持秩序。

    而這時,臺上的212還在激動個不停,扯著嗓子大喊:“他們是受你蒙蔽了!這不算!”

    “所以這位老師的意思是,這種級別特別高的機構,是不需要經過您同意就具備證明我是否清白的資格的對嗎?如果他們給我頒獎,那就是我的問題,和他們無關。所以不管是什么機構給我頒獎,反正我肯定都是冒牌貨,是這個意思嗎?”林淼反正說開了,懟完212,反過來馬上又問金絲排骨男,“所以其實這位司機叔叔,剛才也說了謊話。你們很明顯更希望看到我是假的,這樣才能證明你們的判斷是對的,是不是?”

    金絲排骨男無言以對。

    “林淼同學,我們不如換個話題吧……”主持人想伸手搶林淼的話筒。

    “我還沒說完!”林淼直接一躲,繼續看著現場三十來個觀眾道:“所以我真的很搞不清你們的立場。你們到底是在追尋真相,還是想服從權威。你們到底在質疑我,還是打著質疑的幌子想弄死我。這些話其實我說過很多次,我真的不想再說了。我也很清楚地知道,這個世界上,永遠不缺像今天在座的各位這樣,不需要任何理由,也不聽任何解釋地,一定要懷疑我到天荒地老那一天的人。《曲江南都報》10月15號發了聲明,到今天差不多一個半月。別說你們,就算是在東甌市這個小圈圈里,現在還死不承認我沒問題的話,至少也數以萬計。

    前些天我在酒店過生日,晚上走的時候還聽到兩個看大門的說我爸有本事,把《曲江南都報》都搞定了,我估計等今天我拿獎的新聞一出來,不少人又得把我爸的能耐再往上抬一抬,說我爸把團中央和國家教委都搞定了。謝謝你們各位了啊!我爸一個芝麻綠豆大的副科級干部,現在管的地方還沒三條羊皮胡同大,這個能耐就在各位的口口相傳中要趕上白日飛升了。都說三人成虎,我們各位叔叔阿姨的本事比那個大,您各位聚到一塊何止能成虎,我看起碼能干翻一艘航母!”

    演播室后頭,一群粗壯大漢都聽噴了。

    最粗壯的那位邊笑邊說道:“記下來,記下來!三人成虎,三十人干翻航母!哎喲這腦子怎么長的,早上才剛說了一通英語呢,下午又說相聲來了。這孩子光唱歌太浪費了啊……”

    “耿導,要不我看找哪位一起搭檔個小品吧?”

    “可以試試!”

    粗壯大漢們正興奮著,林淼突然又話鋒一轉,嘆道:“你們這群人吶,老說老爸怎么著,怎么著,老說我怎么著,怎么著,其實壓根兒既沒有好好了解過我爸,也沒認真了解過我吧?《小院雜談》你們讀過嗎?你們知道《小院雜談》里的那個小院,到底長什么樣子嗎?不知道吧?我告訴你們。我家原本住的那條小巷子,名字叫天機巷,我爸書里寫得很美,但事實上一點都不美。不但不美,還臟亂差。

    為什么臟亂差呢?因為二十米開外,就是菜市場。不是你們首都這邊現在慢慢修得干干凈凈的那種菜市場,就是最原始的,路兩邊擺一堆攤子,賣什么的都有,每天污水橫流,到處都是隨地吐痰的人,每個稍微陰暗一點的角落里,每天都能找到城市里頭用不著的天然肥料。早上5點多開始鬧,晚上因為大家都窮,所以沒什么娛樂活動,全都睡得很早,除了我家斜對面的麻將館,可以打牌打到天亮。還有住在那里的人,偷的搶的騙的,什么人都有,嚴打的時候槍斃的都有。

    那個地方,我從出生住到去年才搬走,而且不是買的房子,是租的。因為租了房子,所以我爸才寫了《僦居發微》,知道僦居兩個字是什么意思嗎?就是租房而居的意思……”

    林淼侃侃而談,現場終于逐漸安靜下來。

    后臺林淼看不到的地方,幾個壯漢也都收起了笑容。

    林淼看著觀眾席上的鐵憨憨們,又笑了笑道:“很意外是不是?說我含著金鑰匙長大的那位司機叔叔,我恐怕你是不知道含著金鑰匙長大到底是什么意思。真正含著金鑰匙長大的孩子,是不需要像我這樣到處拋頭露面,到處參加各種比賽的。為什么?因為沒意義啊。讀小學是為了什么?是為了上初中。讀初中、讀高中是為了什么?是為了上大學,上好的大學。

    那些含著金鑰匙出生和長大的孩子,他們只需要安安靜靜地學該學的東西,上好的大學,只是時間問題。一切都有人幫他們安排好。但我不行,因為我出生的時候別說金鑰匙,我家連木頭鑰匙都沒有。我媽生我的時候沒力氣,因為沒吃飽,差點難產。我8歲之前沒吃過蛋糕,因為今年我才第一次過有生日蛋糕的生日。我這叫含著金鑰匙出生嗎?

    我說我取得這些成績,靠的是努力和認真。為什么我這么說,因為我每天的學習時間超過10個小時,你們這些覺得我靠作弊上去的,先問問你們家的小孩,能不能做到每天學10個小時,不管是星期六、星期天還是過年。不信的,我現在帶著的書包里就有一本東甌市數學中考的真題集合,一套60張卷子,我昨天在來京城的飛機上,剛做到第51套。當然你們也可以繼續懷疑,我們為了今天的節目,提前準備的道具。”

    林淼說到這里,長長地呼出一口氣。

    主持人剛要插話,林淼又一抬手,打住道:“等等,還沒說完。”

    主持人很郁悶地又縮了回去。

    就沒見過這么能神侃的嘉賓……

    林淼低著頭,沉吟片刻,又緩緩繼續道:“我還能說什么呢,現在事情過去一個半月,信我的早就信我,不信的永遠不會再信。我剛過了八周歲的生日,我敢打包票,就算到了十八歲,社會上也還會有人管我叫騙子,哪怕他自己都說不出來,我到底騙了他什么。但是我并不怕這個,世界上所有成功的人,理所當然要承受這些誹謗和污言穢語,每一個成功的人都避免不了。這是成功的代價,也是走向成功的必經之路。

    說回我剛才講過的,向你們自證,當然沒有問題。但沒問題歸沒問題,你們現在再捫心自問一下,還有沒有必要呢?你們要是有資格參加,早上我拿獎的那個頒獎儀式,我想你們就算嘴巴再硬,將來也不會說我英語不好。你們要是有能力當我的閱卷老師,自然而然,也能看到我在考場上做的每一張卷子。你們要是稍微用點心,把《東甌日報》翻出來看看,看一下我在新加坡書法比賽拿獎的參賽作品長什么樣,都不用我現場寫給你們看,你們將來隨便拿我的某個簽名一比對,自然知道筆跡對不對得上。

    可是你們什么都沒有做。你們只是聽人說,我是一個神童,然后你們就自己在腦海中又構畫了一個神童的形象。你們恨不能認為神童是無所不能的,看書過目不忘,心算比計算機還快,學任何知識技術全部一點就通,然后再拿我一比對,發現這些我都做不到,就開心地滿世界宣布,這個小孩是騙子。所以你們不會在乎我為自己的人生付出過怎么樣的努力,也懶得去查證你們所謂的證據到底是真是假,反正只要符合你們審判我的標準就行了。

    你們在一個稻草人身上插一塊天下第一的牌子,然后拿把鏟子把稻草人打翻,就美滋滋地覺得自己打敗了天下第一。各位叔叔阿姨,做人啊,真的要實事求是。自欺欺人不僅沒意思,而且沒意義。說實話,我現在特別希望這期節目能原原本本地播出來,一幀都不要剪。各位叔叔阿姨,知道什么叫一幀嗎?就是錄像用的膠片的單位。

    我在這節目里的每一幀,都是我想對像你們這樣的人說的話,聽不聽是你們的事,但說出來,我將來能省很多麻煩。不客氣地講,我真的沒工夫在你們身上浪費我寶貴的時間。上個星期我過生日,給我師父回了個禮,是一幅字。寫的什么呢?為中華之富強而讀書。各位沒完沒了想在我身上捉蟲子的同志們,我跟你們不一樣,我對人生是有追求、有理想、有抱負的,我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花在該花的地方上。

    我沒工夫管誰撒了謊、誰又造了假。你們非要說我是神童,行,你們盡管說,你們非要說是我是假神童,行,也請便。我每天那么忙,那么努力,忙著、忙著,很快就長大了。我的整個人生軌跡,所有一路陪在我身邊的人都看在眼里,所有有資格為我評分的人,他們也看在眼里。唯獨你們,我不在乎你們眼里的我是什么樣的。哪怕有一天我需要對你們負責,為你們做點什么,但那和你們沒關系,你們只是順便獲得了社會發展的好處。說不定那時候和現在一樣,我每天為你們這些人辛辛苦苦累得半死,你們還要指著我罵,說我不是個東西。

    但那又怎么樣呢?對我而言,這不是常態嗎?

    我從小被像你們這樣的人罵到大,罵到老,罵到死,最后那天我說不定能進八字開頭的那座山。我做了我認為此生無愧的事,并且為之奮斗終生,區區一點罵名又算得了什么?”

    沉默,全場靜默。

    王嵐都聽傻了。

    八字開頭的那座山。

    這孩子,目標大得恐怖啊……

    “說了這么多,寫點東西吧,給這個不知輕重找一堆人來惡心我的節目組留點足跡。”林淼反正話都說開了,措辭都犀利了。

    眾人面面相覷回不過神來,林淼卻笑了笑,對主持人道:“阿姨,我都主動要求了,你們還不搬張桌子上來,配合我一下嗎?”

    演播室后方,幾個粗壯男子頓時來了興趣,紛紛大喊著我們來。

    隨即過了片刻,他們幾位就搬出來一張長桌,放到舞臺上。

    最粗壯的那位耿導,順帶問了林淼一句:“毛筆嗎?”

    林淼對耿導一笑:“不用,普通紙筆就行,我寫一首我爸作的詞。謝謝叔叔。”

    耿導揉了揉林淼的頭。

    又過幾分鐘,紙筆就拿了上來。

    林淼拿筆在紙上涂了涂。

    攝影師扛著鏡頭,舞臺邊上不少人圍了上來。

    林淼微微一定神,提筆寫下題目:精忠報國。

    隨后歌詞傾瀉而出:狼煙起,江山北望。龍旗卷,馬長嘶,劍氣如霜……

    耿導看著林淼的歌詞,對林淼的字和歌詞的內容,全都不住點頭。

    王嵐也湊了過來,見這歌詞有點眼熟,回想起來道:“淼淼,這是不是那天晚上你唱的歌啊?”

    “嗯。”林淼點點頭,一口氣把歌詞寫完,抬頭對鏡頭一笑,“順便給大家唱一個吧!”

    “好!”耿導帶頭鼓掌。

    現場三十個來個被林淼罵得跟孫子一樣還還不了嘴的死龍套,也都毫無主見地跟著別人拍了拍。都不知道下午過來的時候,到底帶沒帶腦子。

    林淼對著鏡頭,丹田提氣,一開嗓子,狀態就格外的好。

    音色極佳,氣息極穩。

    十幾年前參加全省大學生藝術節合唱比賽拿一等獎的那個少年,今日元神歸位!

    “狼煙起,江山北望!龍旗卷,馬長嘶,劍氣如霜!……”

    耿導聽得眼睛一亮。

    現場不知誰起的頭,響起伴奏的掌聲。

    “啪!啪!”

    林淼始終自如地唱著,高昂的副歌過去,尾聲更強,連打拍子的手都停下來,只有林淼高亢卻極富穿透力的童聲,在整個演播室里回蕩,直至最后一句——

    “堂堂中華要讓四方~來賀!~”

    氣歸丹田,余音裊裊。

    林淼歌聲落下,四周掌聲如雷。

    “好!”耿導紅光滿面拍著手,轉頭問有點愣住的王嵐道,“這位同志,孩子是你帶來的吧?”

    “對。”王嵐奇怪看著耿導。

    耿導微微一笑,伸手道:“您好,我是春晚節目組的總導演耿斌,這孩子,我要了。”

    王嵐看著耿斌,目瞪口呆。

    ————

    耿斌:我瞎編的,不用百度。此人物純屬虛構。如有同類,我明天去買彩票。

    
啃書小說網(啃書小說網)的最新網址: www.dlqfoc.live 。CC域名非常好記。第一時間閱讀《重生之先聲奪人》的最新章節
您可以在閱讀中使用鍵盤“左右鍵[← →]”快捷翻頁,按“回車鍵[←Enter]”直接返回章節目錄.返回頂部

喜歡看重生之先聲奪人的人也喜歡看

分分彩计划